交通事故加母親摔傷,59歲蘇敏回家,道出不失婚原因,漂泊無盡頭
2023/04/26

快三年了,蘇敏一直在路上。

風餐露宿,狀況百出,她一點點熬下來,如今已經是知名度很高的網紅。

有房車之前,蘇敏更辛苦。

她在男人都很難撐開的賬篷里生活了兩年,住在天南海北的停車場,披星戴月吃晚餐,一身風霜滿眼憔悴。

近日,蘇敏突遇交通事故,她開著房車剮蹭到一名行人。

所幸,行人并無大礙,只是她的房車被扣下幾天。

那幾天,蘇敏很焦慮,自責自己開車不小心,心疼房車受損,也為自己居無定所心酸。

禍不單行的是,賠償完行人后,她的母親又在晨練時摔傷,她不得不回家看看。

回家,對別人來說溫馨無比的詞,在蘇敏那里,愁腸百轉,因為要見到「我們家那個老頭」。

蘇敏坐在那里一臉憂愁的樣子,讓人心疼,也有很多網友不理解她。

「既然如此,為什麼遲遲不失婚,年紀越來越大,漂泊在外的日子何時是盡頭?」

蘇敏,為什麼離家,又為什麼不失婚,她又有多少不為人知的苦澀?

01

2019年,蘇敏和丈夫再度爆發激烈爭吵,她扎了自己三刀,不久之后被確診中度抑郁。

30年的婚姻,讓蘇敏身心俱疲。

30歲之后,他們就不再同居,經濟AA,一開口就是吵架。

之所以一直沒有失婚,源于蘇敏的傳統,她不想讓女兒成為單親家庭的孩子。

隱忍到窒息,像走在一條沒有盡頭的黑暗隧道,蘇敏,選擇了傷害自己。

她迫切需要一個出口,不然,她怕自己瘋掉。

年底,蘇敏在網上看到一個失婚女人自駕游的視訊,動心了。

回望這些年,蘇敏感覺自己活得太憋屈,不知道自己怎麼熬過來的。

年輕時的蘇敏,是個有著圓圓臉蛋的可愛姑娘,有著對愛情的憧憬。

丈夫是經人介紹認識的,兩個人按部就班地結婚生女。

丈夫在鄭州上班,蘇敏在縣城上班,婚后的兩人兩地分居了很長時間。

直到蘇敏所在的化肥廠倒閉,她才帶著女兒去了鄭州,夫妻團聚。

朝夕相處的日子,沒有增進夫妻感情,反而讓蘇敏和丈夫漸行漸遠。

丈夫常常挑剔、指責蘇敏,甚至打罵動手,兩個人開始分屋而居,一切都是AA制。

蘇敏做過很多工作,掃馬路、送報紙、做收銀員,還去過廣州兩年,給開傢俱廠的弟弟幫忙。

就是在弟弟那里,蘇敏學會了開車,只是弟弟的工廠效益不好,她也沒有賺到錢,日子過得緊巴巴的。

女兒結婚的時候,蘇敏回到鄭州,在女兒的幫襯下,她貸款買了一輛車。

她喜歡開車,飛馳在路上的感覺,讓她很放松。

蘇敏用退休金和打工的工資還車貸,車貸還完,又幫女兒看孩子,一直沒有自己的生活。

2019年,外孫大了,她又陷入抑郁中,她想用自駕游治愈自己,女兒很支持她。

蘇敏準備了一年,查攻略,買裝備,攢錢。

萬事俱備后,蘇敏出發了。

02

2020年9月24日,丈夫去打乒乓球了,女婿把兩個孩子送去幼兒園,56歲的蘇敏上路了。

女兒一個人送蘇敏 ,心中滿是對媽媽的擔憂。

蘇敏不怕,甚至,她都沒有方向,只想開往溫暖的南方。

近三年時間,蘇敏去了很多城市,認識了很多朋友,接受諸多采訪后,成為勵志姐姐和阿姨。

「50歲阿姨逃避婚姻去自駕」,讓很多處于婚姻困境中的女人,看到人生另一種可能。

蘇敏有了流量收益,接了廣告,經濟大副好轉,人也越來越自信。

她的抑郁消失了,失眠不治而愈,丈夫的不聞不問讓她感覺很輕松。

去年暑假,女兒一家和蘇敏團聚,一家人在外面旅游一個月。

旅行結束,恰逢中秋節,女兒和女婿邀請蘇敏回家。

蘇敏也很想念自己的老媽媽,輾轉幾夜后,她決定回去一趟。

只是,蘇敏的內心滿是郁悶和煩躁。

「不知道咋的,進入河南境內后,我的心情真的不好。突然有一種不想回去的感覺,又不好和孩子們說。我不知道回去該怎麼樣,沒有回家的感覺,心里比較忐忑,有種想拐彎,往南去的感覺。確實很不開心,一提到回家,就會想起過往。」

不過,蘇敏內心還是有一絲絲期盼,也許,兩年不見丈夫能有所改變。

然而,蘇敏,終究是失望了。

03

回到鄭州的蘇敏,一直住在女兒家。

中秋節那日,丈夫去了,他不知道蘇敏回來,看到兩年未見的妻子,就是連珠帶炮的指責。

「你還知道回來嘞?混不下去了是不是?過路費兩趟多少錢?拍啥拍,拍了我也不怕!」

吃飯的時候,一言不合,丈夫把碗摔了后轉身離開,蘇敏在時再也沒有去女兒家。

蘇敏記錄并分享了那段視訊,公開了自己壓抑的婚姻生活。

蘇敏寫道:「這是我的生活,也是千萬個家庭的生活,發出來需要勇氣,但我是做自媒體的,還是想展現真實生活下的一地雞毛,無論如何,我始終相信好的婚姻也是真的幸福,值得追尋。」

80多歲的母親很擔心蘇敏,一直勸她在家安心過日子。

老母親抱著蘇敏,流著淚說:「都六十的人了,還在外面漂,不知道啥時候是個頭,也不知道會不會碰到其它的事情。以后在家安心過日子,不要再出去了。」

蘇敏一邊流淚一邊安慰著母親:「沒事沒事,你別掛念了媽。」

女兒為了緩和父母的關系,告訴父親蘇敏要去看病,父親只說了一句:你們去看。

蘇敏徹底死心,不再對丈夫抱有希望:「我知道他改變不大,一個你出去了兩年都不聯系你的人,他能有什麼改變呢?」

幻想破滅,蘇敏想到了失婚。

「我準備跟他直接談失婚,看他同意不同意,如果他同意了我就辦完失婚再出去,如果他不同意我就再給一年期限,我一定會失婚,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。」

結果,丈夫并不同意失婚,當年手寫的結婚證已經丟失,無論是補辦結婚證還是去失婚,丈夫都不同意。

想到老母親和女兒,蘇敏沒有堅持,她再次上路。

04

收入水漲船高后,蘇敏已經換了房車,條件改善很多,只有心,依然無處安放。

在路上,她遇到很多自駕游女性,有的擦肩而過,有的和她同行幾日,大家都回家了。

有時候,蘇敏也想回家,可是,自己家、父母家和女兒家哪里都不是她心中的家。

轉眼,又是大半年過去,蘇敏遇到了交通事故,房車被扣,全部家當都在車上的她只得找旅館落腳,她坐在台階上的無助讓人心酸。

帶受傷行人就醫完畢,又賠償3000元錢后,蘇敏被扣的房車開了回來。

屋漏偏遭連陰雨。

蘇敏的老母親又在晨練時摔傷,擔憂不已的她決定回家。

回家,蘇敏又一次愁緒滿心,因為又要面對不堪的婚姻和「那個老頭」。

很多網友勸她失婚,也勸她停止漂泊,買一個小屋,過安穩寧靜的日子,畢竟再過幾個月,她就進入60歲,成為老年人了。

她想了很久,依然逃不過傳統女性的觀念。

她想,一天不失婚家就是完整的,對女兒是好的,雖然女兒一直很不理解。

蘇敏不想老母親在最后的時光看見她失婚,怕老人想不開。

在老母親的觀念里,蘇敏丈夫的那些問題都不是大的問題,人無完人,忍忍就過去了。

讓蘇敏下不定決心的,還有更現實的問題,贍養和財產。

「丈夫老了后,照顧和贍養都會落在女兒的身上,女兒還有一對兒女要照顧。一旦證明開出來,會有很多條件,包括財產的分割、今后的歸宿、所有房子的重新置換,萬一丈夫再婚,女兒繼承得更少。」

蘇敏想,婚姻已然不幸福,不想再因為失婚影響到女兒和母親的幸福,索性就這樣分居下去,把最大的利益留給家人。

她覺得自己很自由,因為女兒支持和老頭的不管不顧。

「為什麼非要一個證明呢?我不打算再婚,失婚證對我來說并不重要。我這個人頭腦簡單不愿意去想太多事情,更愿意現在的歲月靜好。每天忙忙碌碌拍視訊,能忘卻很多煩惱。做我想做的,做我敢做的,做我能做的,這樣挺好。」

只是,蘇敏并沒有像她說得那麼堅強和灑脫,她的憔悴和無奈都寫在臉上。

她想不通,自己付出了那麼多,為什麼得不到丈夫的認可,為什麼他就不能好好說話,和和美美地生活?

一直在路上的蘇敏,并沒有得到真正的救贖。

年近花甲,一直奔波在路上,臉上滿是憔悴和滄桑,心面滿是辛酸和無奈,她的眼神里沒有開心的光。

此心安處是吾鄉。

年紀越大,行程愈是危險,漂泊的日子,何時是盡頭?

蘇敏,何以為家?

AD
文章